华人裸捐第一人,本应和李嘉诚齐名,国内却无人知晓

我还有一个心愿,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挣够一百亿,捐够一百亿。

——余彭年

01

1973年7月20日,一代功夫巨星陨落。

悲伤还没过去,在迷信横行的香港,李小龙1000平米的豪宅,一夜间成了凶宅。

人人都传,名气太大的人住过的屋子,不能住人。

一时港人无人敢买。

一个大陆男人从银行贷款了70万港币,仅花了100万就成了豪宅所有者,他是湖南人余彭年。

他不信邪,但他也不是自己住,他要租给在香港的外国人。

这群基督徒跟中国人热衷的风水学,不是一个体系,人家住着还挺开心,余彭年很快用房租还清了贷款,也很开心。

1996年,这栋房子市值7000万港币,余彭年还是按着没卖。

都以为他对这栋房子有了感情,留着长期投资时,2008年,他又宣布挂牌拍卖了。

最后,以一亿港元成交,款项全部作为汶川地震的救灾善款。

等于说,他为了捐款,卖了名下的一栋豪宅。

在中国的富豪里,做慈善到这份上的,唯余彭年莫属。

02

1992年春天,一个老人南巡到了深圳,讲了一番话。

后来,特区发展的春天就到来了。

余彭年敏锐地感受到这股改革,他在香港《文汇报》,率先预测深圳的房地产投资价值,于是将投资主力转向了这里。

这其中就包括旗下一个57层的五星级酒店——彭年大厦。

当时,整个深圳也没几家五星酒店,这个造价18个亿的高级酒店,成为了一处地标。

酒店建好了,都以为他要赚得钵满盆满了,他又许下一个诺言。

“酒店收益的纯利润,全部永久地捐献给社会福利和教育事业。”

时至今日,彭年大厦的盈利,还在用作慈善事业。

“我不仅自己做慈善,还想影响更多人。”

很多来这里入住的人,都会问上一句,“你们还在用利润做慈善吗?”

得到肯定回答后,他们也会很高兴,觉得自己参与了一件好事。

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,余彭年却用这个壮举,将善行传递了下去。

03

2007年,余彭年入选美国《时代》周刊提名的“全球14大慈善家”,一同上榜的是首富李嘉诚。

相比李嘉诚,这位老先生实在是太低调了,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故事。

1922年,余彭年出生在湖南涟源市蓝田镇,家中做点小生意,一直供养他读到长沙大学。

毕业后,他帮父母照看生意,直到30岁,他去闯上海滩了。

在上海,做着最底层的工作,打扫卫生、帮人盖房,卖力气的活,他都肯干。

50年代的时候,全国风行“纠察地主”,流落在外的余彭年不幸被诬陷,在监狱蹲了三年。

好在,后来翻判,他才得以终结这段灰暗的生活。

出狱后,他带着全部家当一身换洗衣服,赴港。

“香港是广东人的天下,我们是湖南人,第一个不会讲英文,广东话也听不懂,又没有人际关系,找一份工作很不容易的。”

一样是从头开始,继续打扫卫生、帮人盖房。

按说,繁重的体力生活会消磨人的脑力,但余彭年对机遇的搜寻一刻也没停。

“我每天晚上花一毫钱,买两份当天剩下的报纸看,寻找机会”。

与此同时,别人一周上五天班,周末在家休闲,余彭年主动加班。

深得老板喜欢,得知他是大学毕业,也逐渐提拔。一年多的时间,他就能独当一面了。

04

60年代,机会来了。

老板要进驻台湾房地产业,他被任命为经理。

老板还提出“单独出资,利润双方平分”。

余彭年在做房地产的同时,还把旅游业搞得风生水起。

人至中年的余彭年,终于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都说世事无常,眼看着有了余钱,不如把钱都投进港股吧。

那时候多少人在股市成就一夜暴富的神话。

1967年,港股暴跌,将全香港的股民梦想都击穿、击碎。

眼看着股市从1700点,一路飘绿到300点。

余彭年的2000万港币,都打水漂了。

一夜暴富是昔日,今朝回到解放前。

这才有了开篇,余彭年贷款买李小龙故居的故事。

05

余彭年做慈善的念头,从小就有了。

童年时,家里发大水,一家八口和家中所有财产物件被冲得七零八落。

好在乡亲们帮忙,他们才得以破镜重圆。

父亲生前常跟他念叨往事,让他们弟兄六人都切莫忘记这段恩情。

直至病逝前,他还对子女嘱托,“日后若有出息,一定不要忘记父老乡亲的恩德,为家乡做几件好事。”

1981年,余彭年再度回乡时,很多乡亲还不能温饱,因为没钱买粮食。

他和后辈们,就站在祖屋前给同乡发红包,一人400元。当时乡里人排长队去领,连发了五天。

“我一定要亲自送到农民手里,宁愿辛苦一点。因为100万到基层手里不一定做100万的事情。落实不到真正需要的人手里,我不放心。”

不光是直接发钱,他还在乡里修路、建学校,几乎承担了半个家乡的基础建设。

父亲的叮嘱,他都记着呢,他也都做到了。

06

哪怕现在的中国,都没有孕育出完善的慈善体系,更何况上个世纪。

光在捐赠这条路上,余彭年就吃了不少亏。

80年代,他重回故里,还不忘长沙,为了缓解市内交通拥挤,余彭年专门调拨了二十辆豪华客车,作为公交车队,花费逾千万。

这条线路叫“立珊专线”,连接起了长沙市内多所大学。

就连后来的湖南某官员都曾说:“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上大学,受益于彭年先生的立珊专线,这条线大大方便了当时的大学生。我们湖南人民以彭年先生为骄傲。”

可是,这场骄傲并没有持续多久,几年后,当地的交管部门擅自取消了这条线路。

这令余彭年大为失落。

更心灰意冷的是,他还在路边看到一辆自己捐赠的救护车,被改装成了公交车,里面花重金购买的救护设备,也不知所向。

当年,这批救护车总共有十辆,价值200百万。

于是,他又将这批车撤回故乡,可是不到半年,同样的悲剧也上演了。

这回毫无办法的余彭年,在绝望之际给省政府写了封信。

海外侨胞并不是生下来注定发大财、能成为大富豪。其实,他们大都是凭着一双空拳、苦打天下起家的。

然而,只要事业有成,他们不忘为家乡造福。每一块钱都凝结着侨胞的血汗,饱含着他们的心酸。

没有任何借口可以把它浪费和滥用。

07

荒谬依然在上演,很多人写信给他求助,他每封都会去核实,最终发现大多数都是骗子。

甚至连同机构,一起造假。

曾与一家医院合作,为患者做复明手术,余彭年一次性汇款100万元。

后来,医院拒绝提供参与救助的患者资料。

只能诉诸警方介入,才发现医院为了私吞善款,不惜虚报手术台数。

最后,以医院退还善款并道歉,这件事才告一段落。

在慈善途中,摸爬滚打多年,余彭年有苦说不出。

很多人会因此放弃,而余彭年换成了捐赠实物,或者亲自操持项目来继续。

2003年,他患上了老年白内障,饱经痛苦,也由此启动了“彭年光明行动”。

5亿元,5年间,至少帮助了20万名无力承担费用的患者,摆脱白内障。

与其他同类复明项目不同的是,他更体察穷人。

有些人迫切需要手术,但穷得无法支付来回路费,住院期间的饮食费用等,这类人不算少数。

也由此,他还提出要帮这部分患者解决在治疗期间的交通饮食起居费用。

国际顶级的白内障手术车,每台400万,他买了五辆,专门去那些交通不便的地区。

车身印有大字,“恢复光明不要钱,赶快去找余彭年”。

直至2011年,他还坚持每天和一线的白内障医疗分队通话半小时。

“听到行动有效果,患者能复明,晚上睡觉也安心。”

他做慈善的名声传开了,到处都有人邀请他捐助。

直至他人生的最后几年,还经常有国内大学邀请他当名誉校长,捐款资助学生。

一旦他索要受助人名单,事情往往就不了了之。

谁知道钱款打过去到底能不能帮到学生,后来他干脆在多所高校成立了专项奖学金。

“我喜欢直接帮助穷人,我见不得穷人难过。不能直接帮助到人家,我也不放心把钱交出去。”

08

“我还有一个心愿,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挣够一百亿,捐够一百亿。”

这位捐赠数额如此之多的富豪,日常却节俭得令人惊愕。

或者说,他的抠门是全集团都有目共睹的。

每天都吃青菜豆腐,苦瓜汤,后来员工都不愿意跟他一起吃饭。

拉开衣柜,清一色的旧衣服,裤腰小了,他就把裤腿剪下来,再贴补到腰上,这样又能穿了。

衬衫破了,那就找块布再从里面补上,都说缝缝补补又三年,这句过了时的话,在这个身价早就不计其数的富豪身上,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与此同时,他也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从早上七点,工作到12点。

“埋头苦干,吃苦耐劳,亲力亲为,没有嗜好,做生意就要这样。”

如此辛苦打下来的家业,他却明确不会留给子孙。

富不过三代的例子太多了,不想让后代花天酒地地玩。

他们现在有工作,有房子住,有车子坐,这就足够了,已经好过我当年了。

其余的就让他们自己去奋斗,自己去创业。

09

2000年6月,余彭年对外宣布要把名下所有财产,都捐给慈善事业,这包括酒店、地产、股票债券等。

并立下遗嘱:“不得继承,不得变卖,不可抵押,全部捐献给慈善机构。”

2015年5月2日,余彭年先生在深圳辞世,一生捐赠不计其数。

在家族经历了一番遗嘱风波后,裸捐生效。

遗产正式用作慈善事业,余老在天有慰。

纵观这一生,他在自己编写的《余彭年画册》中,写道:

余彭年先生风度翩翩,英俊潇洒。

大家认为余彭年先生年轻时候是位风流人物,有多少女朋友,也有不少小老婆、二奶、三奶。

其实不然,余彭年先生一心以事业为重,工作第一,从无休息日,是一位工作狂的企业家。

哪有时间去找女朋友,余先生不但没有小老婆,连一个女朋友也没有。

他一心一意做生意,做好事,将全部财产捐献出来,史无前例,令人敬佩。

言语风趣,胸襟坦荡。

先生这一生名副其实“史无前例,令人佩服。”